《重生之歸位》

返回書頁

第 41 章

作者:

狂上加狂

最新章節全文閱讀txt下載
漫天撒錢 良陳美錦 重生之將門毒后 農家福女,有點甜 農門長姐有空間 帝尊又撩我了:嬌后,好火辣! 隨身空間紅樓之林辰玉 暴虐王爺絕寵妃 法醫俏王妃 田園藥香:神醫小農女
    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“重生之歸位 熱門小說網(https://www.rmxs8.com)”查找最新章節!
    瓊娘覺得眼花, 只推開瑯王再揉眼去看, 湖岸邊風吹芳草萋萋, 卻再沒半個人影……

    而那邊瑯王又拽著她鬧上了。

    依著瑯王的意思, 便是今日非得問清這小娘子的真心, 不然總是跟她兩個爹娘相看后生, 萬一眼瞎看中了哪一個, 豈不是又要他費時費力地去棒打野鴛鴦?

    瓊娘看著瑯王變著法兒的拿話敲打著她擇婿的問題,便徑直將話挑明:“奴家不想嫁人。”

    瑯王聽了很是高興,面帶微笑牽著她的手在船頭站定, 低頭看著她清麗的剪影,道:“算你受教,不叫本王費心, 待過些時日, 本王在朝中的凡務了一了,便托媒人去你父母那下聘。”

    瓊娘覺得瑯王沒有聽懂自己話里的意思, 便自重申:“奴家的意思是這輩子, 誰也不想嫁。”

    瑯王覺得瓊娘在撩撥他, 世間女子哪有不嫁人的?

    但是想到了瓊娘正好是戀家的年紀, 大約是舍不得父母兄長, 猶自發著嬌憨,便是全不在意地撇嘴輕笑, 徑自說道:“待得本王的花轎上門,由不得你不嫁。”

    瓊娘對著一尊泥捏的不通七竅的牛魔王, 琴弦彈得空響也是滿懷無力之感。

    干脆收起琴弦, 不再費心與這王爺廢話。

    這輩子如果瑯王安分守己,大約能逃脫皇寺幽禁之憂,但是他與太子不睦,乃是滿朝共睹的。

    一旦老皇駕崩,他的前景也是堪憂。自己重活一世窺得先機。然而人的脾氣秉性不能改變,就沖著他前些日子在宴席上,當著皇帝面前毫不收斂的表現,也是難有善終。

    自己何苦來的受了他的牽連?只是現在瑯王氣勢未頹,人又不講道理的那一類,少不得虛以委蛇。

    既然王爺愛與她談情,便說上一說,可是瓊娘心內自有打算,以后一定要快些打算,遠離煩擾在身邊的重重漩渦……

    當下也不再跟他廢話,只撿了無關要隘的閑語來談。

    她前世里,與這瑯王并無什么交集,大約只聽有關這位瑯王荒淫暴虐的種種傳聞。

    如今因著種種因緣,倒是對他多了不少的了解。

    這位王爺固然是滿身的臭毛病,性情也被養得驕橫,但是長時間久處之,這人驕橫之下,又有些讓人刮目相看之處。

    待得二人食過飯后,便坐在船中擺布棋盤下棋。若是換了從前,瓊娘倒是覺得臨波湖上,執子下棋甚是雅趣。

    可是現在她整日勞心勞力,好不容易得了一天的空閑,又要對著瑯王耗費腦子,哪里還會板板的坐著陪他下棋?

    就如爹娘所言,琴棋書畫乃是富貴之人吃飽了撐的,才會去擺弄著消磨時辰的。

    以前的柳家將瓊,難以茍同;而現在的崔家廚娘,只能默默點頭——此言甚有道理。

    靈機一動,便想了個主意,照著她前世記下的一盤殘局棋譜,擺下了無解的殘局,讓瑯王破解。

    待得她將一顆顆棋子擺定。瑯王白玉高冠下的俊臉頓時凝重,濃眉擰到一處,雙手擱在雙腿盤坐的膝蓋上,凝神望著棋盤一動不動。

    瓊娘穩住了纏人的王爺,自然得出了空閑。

    她揀選了船艙里一處軟椅坐下,端起清茶一盞品酌一口,再迎著涼風習習極目遠眺。

    滿眼的湖光山景,雖然怡人,可是她最后是對著湖外樹叢上飛起的片片白鷺發呆——這般一動不動地坐著甚好,若是以前,恐怕會詩興大發,吟誦出類似“白鷺驚起愁與飛”的矯情詩句。

    但是此時滿湖瀲滟白翠相間的美景中,瓊娘慢慢打了個哈欠,鉛墜的眼皮再合不攏,便這么靠坐著睡著了……

    也不是睡了多久,突然身子一動,自己被人抱起,猛地睜開眼一看,原是瑯王將她抱起,來到了棋案旁,也不管她倦意正濃,猶自揚著眉得意道:“看,解開了!”

    瓊娘被他放在了團墊上一看:可不是解開了!

    瓊娘不信,要他擺出解局的過程。瑯王有意炫耀,便一一照做。

    瓊娘瞪圓了眼,心道:竟然還可這般破局?

    這下子瞌睡全無,棋癮也被徹底撩撥了出來。她咬了咬嘴唇,再擺一殘局。這次她并沒有躲在一旁,而是全程看這王爺如何破解。

    那王爺凝神了一會,長指在棋盤上空來回比劃滑動,過了片刻,提子落星,整個棋盤頓開。瓊娘與他來回走了幾步后,再次敗落了下風。

    來回破解了三場殘局后,瓊娘輸的是心服口服,開口問道:“王爺演棋幾年?棋路詭變,讓人佩服。”

    瑯王很是受用,倒也實話說道:“本王不耐久坐,是以未曾學棋,只是萬歲總找本王下棋,便跟著陛下略通了棋路,知曉了些皮毛。”

    瓊娘頓住,抬眼打量著他,可是看瑯王的神色,也不像張帆吹牛皮的樣子,當下只能是心生佩服。

    同時不僅暗道:此子未曾在此項鉆研,竟然這般靈光,可見不是驕蠢之人。為何最后在帝君臣子的棋盤上,擺棋這般糊涂,落得一敗涂地的下場?

    眼看日頭漸落過了正午,瓊娘便請瑯王將船靠岸,她不敢回家太晚,免得家人生急。

    瑯王覺得自己與這小娘背著家人偷偷相見,正合了市井書局里最愛印寫的才子佳人私定終身的橋段。

    他以前曾經堵了寄居王府的堂妹楚曦看這等閑書,當下沒收,閑著犯了幾頁,那等子私會,艷俗得很!當是教壞了大家閨秀的。

    可是自己現在成了一段俗艷故事里的事主,又覺得少了媒人的呱噪,只有一對男女在青山綠水下的情投意合,這才迎合了詩經里的“關關雎鳩,在河之洲”。零久文學網 www.09wxw.com

    這般一來,他私會個商戶小娘子這等見不得光的艷史,也成了世間并結連理的典范楷模。

    當下瑯王心美,樂得扮成君子,待得下船之后,扶了崔小姐的纖手下船。囑咐馬車夫回去的路上少些顛簸,讓瓊娘且再睡會兒。

    而馬車一路疾馳回了皇山小道上后,瓊娘由著丫鬟喜鵲將她扶下馬車,自一路順著山路下去,回轉食齋。

    可是沒下幾階臺階,便看到一人站在臺階處,直直地望著她。

    此人正是就不曾見過的尚云天。

    而瓊娘看到了他一身青色的長衫后,心內更加篤定,原來上午時,在湖旁遠遠望船之人正是尚云天。

    她在前來用齋的貴夫人們的口中已經聽聞,這一年的考場舞弊案終于大爆發了。

    只是與前世舞弊案里,瑯王被弄得聲名狼藉,被迫離開京城不同,這次被潑了滿身是屎的卻是當朝太子。

    想來這舞弊案也快到了曲終之時,身為事主之一的尚舉人得了清白與自由,才會出現在此吧。

    瓊娘自覺與他無話可說,便自覺錯身而行,想要急急下山。

    可是尚云天卻不肯相讓,直挺挺地站在了她的面前不動。

    瓊娘詫異地又望了他一眼,卻猛地發現,尚云天的模樣依舊是少年郎該有的青澀,可是一雙眸子卻分外暗沉,布滿了血絲的眼直直地盯著她不動,仿若見到了什么遺失已久的至寶。

    瓊娘見他不讓路,只能開口道:“公子為何攔路?還請讓開。”

    可是尚云天卻一改以往的書生靦腆,只陰沉著眼眸,嘴唇微微顫動道:“恩考之后……我被人推入了河中,河水很涼,倒灌進口鼻里,萬分的苦痛……于是生死彌留之際,我做了個夢,夢里你我結為年少夫妻,過著只羨鴛鴦不羨仙的日子……你賢良持家,為我育有一雙兒女……”

    當尚云天死死地望著自己,說出這等前塵時,瓊娘只覺得渾身的汗毛都炸立了起來,喉嚨的酸意上涌,緊捂著拳頭,聽著他未盡之言。

    尚云天猶在如夢呢喃:“可是當我被人救起,趴伏在河岸邊時,為何今世的一切全變了樣子。瓊娘你早早返回了崔家,每次見我都是冷若冰霜,而原本該金榜高中的我,卻莫名被人替了卷子,到處求告無門……瓊娘,你不認得我了?我是你的夫君尚云天啊!”

    瓊娘再也聽不下去,只冷冷說道:“公子說得什么?我一句都聽不懂,若是落水燒壞了腦子,便請郎中針灸治療,你若再攔,休怪我翻臉無情!”

    這次尚云天沉思了一會,倒是讓開了路,可是當瓊娘在狹窄的山路錯身而過時,他突然抓住了瓊娘的手臂,猛地將衣袖撩起。

    頓時,那血紅色的“卍”符出現在了尚云天的眼中。

    他的面色因為興奮,略顯猙獰,只緊抓著她的胳膊道:“瓊娘……果真是你!你也重活在了這一世上!”

    說著,他撩起了自己的衣袖,在他的胳膊肘彎處,竟然也有一個萬字符,只是方向為反的“卐”形,顏色漆黑,甚是兇煞的模樣。

    尚云天猶自癲狂道:“瓊娘,你到死都沒有原諒我嗎?這一世,你怎么這般自甘墮落?竟然跟那弒君的賊子暗自幽約……”

    瓊娘懶得跟他糾纏,其實早在他描述落水時,河水倒灌的時候,就勾起了瓊娘所有痛苦的回憶,現在被他抓住了手腕,簡直惡心得不得了。

    尚云天不比瑯王,沒有武夫的底子,瓊娘只使了個巧勁,便將這男人絆得摔倒,狠狠趴伏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那丫鬟喜鵲也是個彪悍的,雖然不知這書生滿嘴是夢,胡謅些個什么。可是他出手輕薄了小姐,卻是看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今日那王爺跟小姐私會,她是看得清楚的,就是說將來小姐很有可能入王府成為尊貴的夫人。

    到時她小喜鵲也便高升一步,成為侯門帥府的大丫鬟,這是何等榮光,豈容一個無賴書生攪合了?

    當下又狠狠補上幾腳,這才急匆匆地追攆上瓊娘一路下了山去。

    待得瓊娘上了食齋的半坡,見尚云天并沒有追過來,這才略略松緩了一口氣兒。

    與正在飲茶揀選著香菇的爹娘打過招呼后,她叫喜鵲跟自己打上一桶熱水松泛下筋骨,平緩下思緒。

    浸泡在蒸騰的溫水時,瓊娘半閉著眼,一邊輕輕撫摸著手肘處的萬字符,一邊極力梳理著突發的亂象。

    看來這萬字符的確是跟自己的重生有關。難道那個重生了的柳萍川也有一個?只是為何自己的是正旋的紅字,而尚云天的卻是反旋的黑字呢?

    略過尚云天口中種種令人作惡的前塵不提,他那一句“弒君賊子”指的是誰?

    難道是……楚邪?

    可是前世楚邪雖則有了造反的苗頭,卻被萬歲早早壓制,人也被囚在了皇山寺廟中,怎么會又干出弒君的勾當?

    不對!瓊娘用水抹了抹臉頰,再次想到了關鍵的一處,那便是她、柳萍川和尚云天在前世里離開人世的時間有先有后,知道的前塵也是各不相同了!

    也許,他們三人之中,尚云天是前一世里最后死去的。他自然也能知道關于楚邪更多的經歷,甚至最后的結局。

    瓊娘按著額頭,想起尚云天說的那句“弒君”,越想越氣,簡直是恨鐵打磨不成鋼——果然是傲橫到骨子里的不受教!被囚禁在了皇寺,皇帝待他也甚是禮遇,并未斬草除根,他怎么偏偏做出了弒君的大逆不道的罪過?

    這等子的禍根!可是要攪得大沅朝黎民蒼生都不得安寧?犯下這等滔天的大罪,是要在史書之上遺臭萬年嗎?

    到了最后,瓊娘發現自己竟然隱隱替那瘟神擔憂時,便急急打住了。

    她覺得自己一定要在心里分清了界限,什么柳萍川,尚云天,乃至這個瑯王,最后都不能打擾她這一世的寧靜清閑。

重生之歸位最新章節地址:https://www.rmxs8.com/shu/73348.html

重生之歸位全文閱讀地址:https://www.rmxs8.com/73348/

重生之歸位txt下載地址:https://www.rmxs8.com/txtxz/73348.html

重生之歸位手機閱讀:https://m.rmxs8.com/73348/

為了方便下次閱讀,你可以點擊下方的"收藏"記錄本次(第 41 章)閱讀記錄,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!

喜歡《重生之歸位》請向你的朋友(QQ、博客、微信等方式)推薦本書,謝謝您的支持!!(www.otevol.live)

上一章:第 40 章 重生之歸位全文閱讀列表 下一章:第 42 章
七星彩走势图